monkkey

想成为你的日常。

【邕罐】玫瑰酒窝


私设/5.9k


00  邕圣祐本来一朵玫瑰都没拿到。


01  忙碌的九月,师大和师大附中忙里偷闲举办了“五年一次”的联合表彰会。一来为了让附中学生更加熟悉大学学科分类;二来希望师大学生通过榜样高中生找回一点当年的学习状态。

“没想到大学生还要靠我们激励他们学习。”台下的赖冠霖打趣道。


赖冠霖,师大附中高二学生,化学年级第一,但众所周知的是,他的生物蛮狼狈的。

有多狼狈呢,300分的理综卷子,他能考240,其中化学能考90,物理能考90,生物呢……

都说生化,生化,不分家,赖冠霖想不明白,他的生物,怎么就不开窍。

“还有两年,我的生物还有救吗?”这是他问过生物老师的唯一一道题目。


表彰会缓缓进行。

赖冠霖从小就被报名了各种辅导班:钢琴、长笛、英语……周末在几个班轮流转的时候,小霖总在去英语课的路上最积极,唧唧喳喳地让妈妈猜新学的单词什么意思。从小时候到现在,他对英语的热爱未曾改变。

英语年级前十,赖冠霖理所当然上台拿奖;化学年级第一,赖冠霖第二次上台。

……

进步榜前十,他也榜上有名。

赖冠霖眼见学生类奖项颁发完毕,就急忙跑到厕所。谁知,他前脚离开,工作人员就来找他,说要他帮忙领一份奖,他的化学老师田老师今天没来。



邕圣祐被工作人员叫过去时一头雾水。

“田老师获奖了……”

“田老师?”

高中三年,他最感谢的老师,就是田老师。

高二那年,因为生物优异,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理科,可他没想到,化学第一次测验,他的信心就被打击了一半。

可是田老师每节课都点他回答问题,任命他为课代表,当他在走廊发呆时拍拍他的肩膀“下次一定要考到80”,在他放学后预留出时间为他解决问题……

没有田老师,他不可能考上师大。


“田老师获得化学组教学质量第一名,你是他曾经的学生,主要想让你上去分享一下田老师的事迹。”

“他的学生赖冠霖不在。”

“唉,说来也可惜,田老师这奖有一部分的功劳得归于赖冠霖吧”工作人员自言自语道。邕圣祐没听清,只依稀记得那个好听的名字。


邕圣祐上去替田老师拿了奖杯和玫瑰花,洋洋洒洒说了10分钟田老师的故事,获得全场掌声。

赖冠霖回来,只听到“田老师,是我成为师大学生的理由之一”,继而傻傻跟着鼓掌。

赖冠霖鼓掌,是因为他相信台上那人的话,田老师绝对可以是这样的人。


表彰会尾声,校长邀请生化学院优秀学生和附中优秀学生一起上台。

邕圣祐拿着一朵不属于自己的玫瑰花,有些落魄,又见周围人被玫瑰映着的火红笑脸,勉强挤出一个微笑。他无心在意旁边的人,只想赶紧下台,结束这场几乎与自己无关的盛典。

恍惚间,他的视线范围内出现一抹红色,接着是绿色,接着……是一双骨节分明、白皙嫩滑的手。

旁边的男孩递给他一支玫瑰。

他脑子还没从沮丧转到好奇,双手先接过了那支玫瑰,双眼对上那对含笑的大眼睛,“好可爱”,他想。

“为什么这么可爱”的疑问超过了“为什么送我玫瑰的疑问”,男孩当然不知道旁边的人到底在想什么,指了指自己的玫瑰,“我已经有3朵啦,分你一朵。”

素未谋面的男孩朝他微笑,迎面而来的稚气与玫瑰的香气混合在一起。

“谢谢。”

他身上好香。邕圣祐想,继而闻了闻玫瑰,又偏过头,吸了吸鼻子。

台上几十人,音乐声如雷,他不会发现。

才怪。

赖冠霖在旁边摇头晃脑,是真的在摇自己的头,晃自己的脑。怎么就下意识的伸出了手呢,平常也不是什么乐于奉献的人,为什么要送他玫瑰呢?

“我果然无法解答他的问题”,赖冠霖想不通。


02  邕圣祐本来常年霸占生化学院排行榜前十,偏偏在表彰大会这学期落榜了。

理由就是他在做家教。一三五教高一,二四六教高二。他无暇顾及功课,只想多赚点钱。他想享受青春,却不知青春正在溜走。

邕圣祐在报纸上刊登了家教信息,很快有家长打电话过来,虽说物化生他都可以辅导,但毕竟他是生物专业的,一听学生要辅导生物,他爽快答应。

“孩子还是师大附中的哟。”

“哦哦,那更好了!”嘴上说着更好,邕圣祐脸上也没啥表情变化,挂了电话,他突然想到那束玫瑰花的主人。

师大附中明明有着他太多的回忆,可如今最能令他想起的,竟是那个男孩。


赖冠霖在空调房里昏昏欲睡,他隐约记得今天有个新的家教老师要来,“估计跟之前的所有地中海老头一样”,赖冠霖甚至觉得,这就是他学不好生物的原因。

门铃声响起,赖冠霖半梦半醒地睁开眼睛,5点07分,怎么会有人快到晚饭点来别人家辅导功课啊。“妈妈,门铃响了!”

“妈妈,去开门!”

换来的是一阵风吹过,风铃清脆地歌唱。

他踏着欢快的风铃声前去开门,脚步却异常沉重。

“老师好。”赖冠霖鞠了一个30°的躬,抬起头的那一刻,嘴巴张成了360°。

“……帅。”他把没说完的词说了出来。

赖冠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邕圣祐的正脸,上次见面,彼此都是侧身。他第一次得以窥见这么好看的单眼皮,“原来单眼皮可以比双眼皮好看”;眼窝的深度与鼻梁的高度相得益彰;汗珠把他的头发打湿,不显油腻反而清爽自在。

邕圣祐忙着想进屋,外面太热了,他装作不经意地把赖冠霖往里面推,右手轻轻地关上了门。

赖冠霖偷笑他的云淡风轻,却计算着他上扬的嘴角弧度和微微弯曲的睫毛弧度。


“赖...冠霖。我知道你。”

“那天我……”

“那天你拿了三个奖。”

“才不是呢,”他嘟起嘴,“那天我送了你一朵花。”

他不会忘了吧。

“我当然记得了。只是没想到三冠王还需要补课。”


03  赖冠霖把昨天做的生物卷子拿给邕圣祐,只见邕圣祐在纸上写写画画些什么。他凑过头去看,发现邕圣祐把他的错题分门别类。

“这样能对症下药,哪里错的多,哪里多说一点,出题也多出一些那方面的。”

赖冠霖点点头。

邕圣祐看到他错了一道不该错的题,轻轻叹了一口气,意识到赖冠霖偏过头来,他自言自语道“有点热啊”。

确实有一点热,赖冠霖之前在这屋子里睡觉,空调打到30℃,再加上密闭的空间里又多出一个人。

他眼见邕圣祐的汗珠由额头落下,滑过幽深的眼窝,滑过笔直的鼻梁,滑过下撇的嘴角,

滑进他心里。

赖冠霖伸手想去擦,他碰到邕圣祐的下颚,轻轻抹去那滴汗。粘腻的分泌物,刺手的稀少胡渣,凝结的空气,他都不在乎。

他这才发现邕圣祐左脸的三颗痣,是星座排列,他盯着发呆,脑海中努力搜寻了解的星座,手就停在半空中。

他怎么都想不起来像哪个星,或许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星座,他脑海里掠过最常见的“北斗七星”,于是脱口而出“像北斗七星的斗柄”。

“……哪里像了”

他伸出手,由最下面的那个星开始勾勒,向上,向右,上,右,上,左。完整的一个星座。

他手及之处滚烫,灼热得似烈日高照,根本不是什么夜空中的星。

“我是说它的弧度没有北斗七星的斗柄大,别勉强了。”

“有这么丰富的想象力生物也不至于学那么差。”他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狠话,只觉心里那一团火泄了出来,说完又后悔得不行。

刚刚小心掩饰的叹气都功亏一篑。

邕圣祐躲避他的眼睛,越过他去拿空调遥控器,边按边说,“快去洗手,洗完回来做题。”


赖冠霖不仅洗了手,还顺带用凉水冲了把脸。眼睛闭上时,他回想的是邕圣祐的汗珠、邕圣祐的痣、邕圣祐握着笔的手,他想他一定要让妈妈把他留下来,但他总得找个正当理由。

他又想起那一串串工整的字,哪一章哪一节哪一个知识点哪一个超链接,他被这些吃得死死的。


邕圣祐呢,他好像也想留下来。他想在赖冠霖回来之前下定决心,跟阿姨说“小霖是个可塑之才,我一定能教好他的”。

可实际上呢,他还没想好怎么教他,也不确定他是否是一个可塑之才,“或许吧,相信他不如相信我自己。”


04  教学进展得很顺利,那天赖冠霖和邕圣祐在饭桌上只对了一个眼神,邕老师便顺理成章地留了下来。

为了奖励赖冠霖的成绩见长,邕圣祐说周六给他放个假,邀请他来师大逛逛。约好的早上10点,赖冠霖一觉睡过了头,在铺满生物试卷的书桌上醒来时,已经12点过5分了。太阳最恶毒的时候,赖冠霖在慌忙中背起书包就出了门。

太阳实在是太晒了,赖冠霖后悔没有戴帽子出来,师大地图他都看了半天,走到约定的地点时,他的后背已经湿了一片。“反正也没怎么打扮,”他安慰自己。但这在看到邕圣祐的那一刻便崩塌了。

邕圣祐穿着浅蓝衬衫和白色西裤,扣子扣到最上面一颗,皮带系得方方正正,就差把“商业精英”刻在脑门上了。他们两站在一起,赖冠霖感受到一种格格不入。即使他们贴的很近,邕圣祐似乎不嫌热似的,非要和男孩手臂贴手臂,他带着男孩去食堂吃饭,挑起了一个话题就没完没了。

他今天百般精神,可男孩第一次听不进他讲的话。赖冠霖觉得日常生活中他软绵绵的声音像催眠剂,他想闭上眼,腿在不受控地迈出步子。

连续几天的熬夜、烈日的暴晒、后背的湿热,他快坚持不住了,赖冠霖用尽全身的力气拽住了身边的人。


“你中暑了!”邕圣祐看了男孩一眼,便要背起他去医务室。

“不用,我自己能走。”

“你说话都虚了还怎么走,快上来。”

“我说真不用,我真能走的。”

“你跟我还客气?”

“不是客气,是真不用啊”

“……”

邕圣祐觉得不能耽误时间,一把背起了比他略高几公分的男孩,他都已经没什么力气了,不知道到底在反抗什么。

幸运的是医务室离他们很近,近到邕圣祐来不及思考任何情绪,抱歉、安慰、心动、沉重……他都来不及去想。


医生说只是轻症中暑,把赖冠霖带到休息室的床上躺着,进行了一系列治疗。

“你可以进去陪着他,差不多还需要休息1个小时。”

邕圣祐踮起脚尖进了房间,远远地看见赖冠霖气色恢复了一些,不敢凑近打扰他,便在桌子旁的椅子坐下,隔着足足2米,呆呆地望着他。

他想去整理那些情绪,却发现抱歉填满了他的脑子,他只想着待赖冠霖醒来之后应该怎样向他表达歉意,不仅仅是今天的,还有上次的。

1个小时不长,邕圣祐却打了个小盹,醒来的时候,发现赖冠霖在盯着自己看。

“看多久了呀?”他还是忍不住逗他玩儿。

“没多久,也就二十分钟吧。”

“挺久的了,小霖。”他拨了拨赖冠霖额前的刘海,摸了下额头,温度正常。这才在他床边坐下。

“对不起,我……”

赖冠霖伸出食指,抵住了他的嘴唇,感受到了快要裂开的、干燥的触感。他又轻轻收回一点,生怕弄破了那层皮。邕圣祐的嘴巴趁机张开,“错了……”,赖冠霖拿他没办法,拇指抵着下唇下方,四个手指抵在上唇上方,禁锢住了他的嘴巴。

“不准说了哥,再说就用魔法把你变成小黄鸭。”然后自己咯咯地笑个不停,露出了浅浅的酒窝。

邕圣祐与他贴的很近,看到那甜甜的酒窝,他鬼使神差地伸出了手,一直戳着,待赖冠霖不再笑了,便收回手。

他盯着自己的指尖,像被谁操控着,舔了舔指尖。

“是玫瑰味的。”

两人对视一笑。寂静的医务室回荡着两人的笑声,不知名的各种情愫填满了整个空间。

“用手品尝不如……”赖冠霖又笑了。

他的酒窝有魔性,邕圣祐立马把双唇覆上了左边酒窝。

“知道酒窝的英语怎么说吗?”

“……”

邕圣祐无心搭理他。

“dimple,D I M P LE”赖冠霖一字一句地说出这个单词,酒窝随着不同的字母发音此起彼伏,邕圣祐越吻越深,仿佛要把这个酒窝给吞没。

邕圣祐用薄唇吮吸酒窝,复而转向右边。


“怎么,不知道,我只有一边脸的酒窝吗?”

“我当然知道。”

“单纯想亲你。” 

“我早就把你浑身上下都看遍了。” 他说。


“你是不是在想,怎样让我的右边酒窝出现啊?”

“我最开心的时候,告白成功的时候,连拿了三个奖的时候,它都没有出现。”

“见到你的时候也没有。”

这句话激起了邕圣祐的胜负欲、邕圣祐的自尊心。

“来吧,我准备好了。”赖冠霖闭上了眼睛。

邕圣祐奇怪,这人闭上眼睛搞什么,难不成闭上眼就不会痒了。

他左右开工,两只手挠着两边的胳肢窝,他手指飞快地转动,赖冠霖脸不红心不跳的。


邕圣祐见他没反应,一把掀开他的被子。赖冠霖的眼里闪过一丝狡黠,邕圣祐以为他看错了。

轮不到赖冠霖说话,他就把恶魔之手伸向了——

他的脚底板。

赖冠霖笑是笑了,不过是一声冷笑。


“你不怕痒啊?”“让我来跟你科普一下挠痒痒的机制。”

“得得得,算了吧您内。”

“钢铁直男邕圣祐”赖冠霖忿忿地想。

他只想快点看他下一步动作,看他会不会“贴心”地把他的被子盖上,还是能懂他的心意。


邕圣祐慢慢向前爬,整个人以匍匐前进的姿势,爬到了床头,他的双腿夹着赖冠霖的右腿,压了半个身子上去。

“你好轻。”赖冠霖说。

邕圣祐无奈一笑,把整个身子压了上去,胸膛贴着胸膛,心脏错位贴着,但声音却是那么清晰。

邕圣祐的心跳在加快,“咚咚咚,咚咚咚”,让赖冠霖想起了几天前1000米的最后冲刺,就是那个感觉。当时他在想,谁能在终点等他,让他为之奋不顾身,让他为之心跳七十迈。

会是这个人吗?


这个人下一秒就给了他答案。

薄唇覆上了男孩的唇,“蛮互补的,”邕圣祐说,“你的缺口我来弥补。”


05   赖冠霖神清气爽地恢复过来,拉着邕圣祐去饮品店。

邕圣祐其实没说,他每次到饮品店,总是点玫瑰味的东西,玫瑰奶茶、玫瑰果茶,甚至玫瑰奶盖。

赖冠霖点完珍珠奶茶后,吵着要邕圣祐点一杯不一样的,这样他就可以喝到两种口味,但他一回头,却瞥见邕圣祐失望的微表情。

“怎么,没有想喝的?”

“嗯嗯。”

“你想喝什么呀,我知道哪家有。”

“玫瑰味的……”

赖冠霖灵光一闪“我家有呀。”

他凑到邕圣祐耳旁“来喝我吧”。

邕圣祐说“好,来喝你的吧”

他一点也不害臊,抢走了赖冠霖的珍珠奶茶。


“原来你喜欢玫瑰的味道。”

“对,特别喜欢。”

“但你知道吗?其实我那天,早就想送给你了,特意插空站到你旁边,见你要转过头伸出双手,知道你会讶异而跟你对视,知道你会接受而送你玫瑰。”

“你知道那么多,却不知道我为什么讶异,却不知道我为什么靠近你。”

“因为觉得你可爱,因为想闻你身上的气味。”

赖冠霖觉得自己说了一大堆,还没有人家两句话的功力强,害羞地低下了头。

“给我拍张照嘛,用你的新相机”

“不要,哎你怎么知道我买了新相机?”

“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嘛!我让你买的!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还不太会用,买回来也没时间看”

“拍嘛拍嘛,随便拍拍就行,我想换微信头像啦。”

“你那么多自拍呢,不能用嘛!”

“我拍的我,没有你拍的我好看。”

“没有?”

“没有,十分之一都没有。”

邕圣祐当然会答应。


他们散步到湖心花园,赖冠霖喝着奶茶,到处取景,走累了,他就趴在栏杆上,望着远处出了神。虽然才逛了一会儿校园,他想,他喜欢这里,喜欢这里的风景、这里的氛围,更喜欢这里的人。

邕圣祐没有停下按快门键的手,他得承认,他确实不太会拍。一路拍下来,他抓拍到赖冠霖趴在栏杆上的那两张,竟然最好看。

赖冠霖的眼中有一丝迷茫,一丝期待,一丝失望和一丝自信。乌压压的黑色鸭舌帽压不住、刺眼的阳光也压不住,所有的这些情愫。

“你好会拍。”

“主要是人和背景好看啦,这里是很多校园情侣毕业后会来拍婚纱照的地方哦。”

“那我也要跟你在这里拍一张!”

两个聪明人的语言游戏。

两个聪明人的心照不宣。


他们坐下来继续看照片,两颗小脑袋瓜凑到一起,心也紧紧贴在一起。

“我真的想上师大。”

“嗯?你想当老师吗?”

“对啊,你呢?”

“我也想当老师啊,

只当你一个人的老师。”


06  “我不曾知道我的酒窝是玫瑰味的,直到遇见了你。”

“我会在终点等你,不管是一千米的终点,三千米的终点,还是三年的终点,我都等你。”


今天是釜山BOF,让我们来重温一下去年釜山BOF的心动瞬间😍😍
cr logo

邕罐双人站✊大家速速去fo❤️
Twitter:NEON875

2018年8月25日的油罐车,一起搭乘吧!
六份快乐!

出处见评论

“有多喜欢我呢?”
“百分之分的喜欢。”

#祝哥哥生日快乐(冠霖语气

图cr.terOng95